不要再靠近了,

受不住没有频率敲撞的心终于开口了。

为了贴近另外一颗心,

她不停强迫自己吸收她以为对身体有益的能量。

她想,

当我能成功裹上那一层气质,

坚固得不像挂在肩上的围巾那样容易脱落,

就好了。

 

同理心使脑袋分泌出伊甸园的臆想,

迸发出对那个灵魂的向往。

她想要体验那个扭曲的身体里面,

是经历过一系列怎样的过程才移至今天的脚步。

仿佛这样就能进入另外一个体内与之共存。

 

可是她没想到,那一系列的动作

并不可能呈现在另外一个灵魂个体上。

强硬地安装,

身体会有产生本能的抗体。

像是病毒,

那病毒的爪子阴涩地扎根在细胞外层,

继而在皮内延展渗透,直至把整个细胞吞噬。

 

健康细胞的剧烈抗争给大脑带来强烈的反动。

丝丝爆裂的鼓胀感,

滞留在血管里无法通行的暗涌。

 

真是一场美丽的煎熬。

 

错步的心脏迅速地敲撞,

意至给细胞带来尽可能多的气量去应对。

窒息感随后而至,

伴随震耳欲聋的心跳声。

 

……

 

够了!

 

……

 

就像是处理过大量工序的机器,

口腔喷出因为机器过热而产生的蒸汽,

喘息的声音分明地波动再空气里。

 

 

就到这吧。

不要再靠近了。


 
评论
热度(1)
© 小孩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