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大脑进行一个游戏。

与皮质下的细胞作一场追逐,

看看能否快至赶在细胞察觉以前先成功地瞒骗过大脑。

扮演一场完美而真实的戏。

每一举手,一投足都赶在肌肉得到指示以前先行动。

 

首先关闭皮肤的感官,

然后尽最大努力存在于幻想里。

让眼睛看见白茫茫的四壁,却向耳朵塞进雨的声音。

只有视觉与听觉的交混,

你说,能不能瞒骗过大脑?

究竟你是在经历雨天?还是坐在空荡的房间内?

 

然后,

当你能成功骗过自己的大脑的时候,

还有什么是你欺瞒不了的?

 

可是在你乐滋不疲地沉醉于这个游戏的时候,

你有没有听到身体的左上方,

有敲动的声音在作弄?


 
评论
© 小孩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