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生和女生是在高中认识的朋友。同年级,不同班。

相识於学校里的舞蹈团。

作为带领的女生因为召集团员的缘故得到了男生的联系方式。

自然而然,两人开始交谈,开始一起玩耍。

她记得第一次相约,是一个掛满乌云的早晨。那个早晨的天很灰。

因为是初秋,风的呼啸声很大,但并不凜冽。

只是快要把女生吹跑了。

他挺高的,穿上稍微有垫子的鞋子就到一米八了。

来到相约的广场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四十五分,女生没看见一个人影,迷蒙着眼东瞅瞅西瞧瞧。

突然男生从广场门外的一根大柱子后面探出身来。

突然心头是一阵暖,酥得忍不住要笑,哆嗦怎么这个人那么可爱,长那么高的个子装的是孩子心。

每天放学 ,百无聊赖地就一起各种閒逛。

到学校就近的大商场从底层走到上层,从里面走到外面。再回到里面。

漫无目的地,一边走一边聊。常常这么一走就走到天黑了。

有时候也会坐公交车到学校附近的商业街,大概就五个站,数市内最繁华的一块儿。市内公交车上的人总是很多,特別是下班放学的时间。站在车厢内的两个人总是不小心就会撞到一块儿。冬天的时候还好,车厢内尽管氧气不足也总比车厢外的冷气要强。夏天的话,就套一个离我远点的模样吧。

虽然是市内最有名的地方,可是当然早已经被当地居民走得烂熟了。幸好(?)城市规划还是在速度上进行,各种最新潮的品牌商店逐渐进驻,地道的食肆开始换上华丽的门面,道路的装潢也被政府改了又改。到后来,一架矗在十字路口几十年的人行天桥也被拆卸掉。虽然那一架桥真的很老旧了,也不好走,陡斜的楼梯叫人要用比平常多一点的力气才能把身体撑上去。

可是突然有一天,从远距离就发现十字路口变空旷,心里面也似乎少了一块。一个城市的建设到底要换来的是什么。跟上世界的脚步,旧建筑逐渐被拆卸继而换上棱角分明的大厦,民心却不知道应该往哪儿搁了。

忽然感觉这个城市,有点凉。

国内楷模式的教育依旧古板而无趣,幸亏女生读的是专业高中,念美术。別於正常的学校,并不需要每个早下午都把脸堆在书本里,那些在每个书桌上堆积得比层层叠还高的书本看着真叫人有点窘迫。

通常间隔式的,早晨上完文修课,下午便是专业课。多了点色彩,少了点单调。下课铃是每个学生最期待的声音,讲坛上的老师连“下课”两个字都没来得及完全吐出来,学生们已经闹闹哄哄地往隔壁班去跑,往厕所去跑,往操场上去跑,往小卖部去跑,往校门去跑⋯⋯?没放学啦!似乎屁股黏在椅子上多几秒都要长出些什么似的。

然而日子久了,逐渐让女生最期待的,是傍晚五点敲响的钟声。

大概这就是所谓两小无猜的情怀。每天放学以后并肩走在大马路上,通过小巷子,经过大小食肆,流连咖啡厅,走进电影院,逛遍大商场。似乎每踏一个脚印都有它的意义。到最后你发现,意义不是喧哗的世界,不是恬静的大自然,不是步行过多少美丽场景。而是,与你并肩同行的那个人。

小小的年纪女孩还没真正知道什么叫喜欢,只知道她想每天都看见他。

再后来,是在胸口上出现了一次扭捏的绞痛。瑟瑟缩缩地,来得不强烈,因此也无法用什么过激的反应把它击退。只能任由那一层灰色的瘴气罩满全身,待时间缓缓把它扫走。

那一次,她无意看见他的小女朋友给他发的短信。好像在说,时间到了。

故事写到这里感觉可以停下来了,补一个最动心的场面。

市内有一家很破旧的电影院,每天播的都是老旧的电影,恐怖片居多。所以入场费也很低。常常想不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时候,两个人便窝在看不见五指的黑箱内消磨时间,有时候甚至不用说话。而座椅还是挺软和的,音响再吵也会不自觉睡着。当天播的电影同样已经被循环了五六遍,同一个吓人的场面已经足够被看出可笑的装伪,女孩终于忍不住指著男主角的脸说,“你看那只瞎的眼睛是白色塑胶。哈哈。”回过头,双眸刚好落在男生的瞳孔内,那一刻两个人自然地屏住了呼吸⋯

有一些时刻,并不需要多久远,就是那一刻,它就在那里。

恰好碰上了,就足够了。

那一个时刻,无论过去和未来,都想不起来。


 
评论
热度(1)
© 小孩/Powered by LOFTER